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前世今生

一个孤独灵魂的诉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只在那人心上  

2013-11-08 15:34:59|  分类: 人在旅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只在那人心上 - 苍凉一笑 - 前世今生

 

  幕启。来了——

  妆台冷了多时,香奁落了尘埃,金钗玉簪不用也罢,且许我把珠花斜插鬓旁。

  卷帘推窗将昨夜星辰高挂,看日出东来沧海又落在西山山下,看竹影摇落西厢又摇落在东厢,这窗外像极了风车儿般轮转的剧场。

  那一年,飞云渡云飞飞散,流沙河沙流成烟,甘露寺露从何来?莫愁湖愁莫入江。栖霞山栖霞半落了秦淮,大风口大风吹断了目光,十里灯影,寻寻觅觅,又怎能倒映出久远的模样?

 都说这世上红颜易老,我只描摹旧日时光,怕只怕画不成弯月,照不亮今晚你回家的方向。

 掬一捧掌上烛红,细细打量,征袍战衣,披挂不成那年英姿飒爽。两界山下,颠倒阴阳;金沙滩上,月寒如霜;辕门帐外,谁射天狼?

 断桥边红楼上十八里长亭相送,几人堪称情种?马嵬坡,美人轻江山重君王寡恩羞煞了天下男儿。叹五原都尉不过豺狼狠勇,望江东风云依旧是龙盘虎踞之乡。

 似这般一一数遍,方圆几万里,上下数千年,爱也难,恨也难,谁能在谁的心上?归去来兮,四顾彷徨,风也萧萧,雨也茫茫。长城长,长城长,万里相惜送寒衣,寒衣送与谁家郎?

 朱衫罗裙,依然鲜亮,流云水袖,青瓦粉墙。谁许我檐下听雨剪梅雪窗?谁许我河边看柳踏青陌上?

 窗外日月,昼夜轮回;梦中春秋,岁岁流转。进进退退,反反复复,走了他来了你,哪一个不是自己?唱念做打,闪转腾挪,演尽世间故事,哪一个又是我?走过你窗前四季,看你眉头、心上。画你昨日眉眼,又怎辨旧时儿郎?

 巴山夜雨,西窗剪烛,烟花三月,秋风塞上,天南地北寒暑,我已来过千百回,你依然小楼倚窗。

 是信,还是不信?信又何必相疑,不信又何必相问?如果只是如果,既然已成既然,何必再说何必…… 呀——却是这般恼人——

 原来人生便这般,纷纷扰扰渺渺茫茫。一声唱叹一声心,谁忘了谁的模样?纵守到地老天荒,我住在那年的场景里又如何能留得住你的时光。

 看窗前落花乱飞渐欲迷人眼,听场外掌声响起掌声更是急如狂,问走马灯似的流水筵席,约定下一个是谁谢幕又会是谁登场?

 人生如戏戏中人生,何处台前何处幕后?灯火阑珊,你若不来,我又怎能卸妆?

 忽如远行,苍老的歌声当年的儿郎,这世界已然是这般荒凉。洗尽铅华,隔世经年,蓦然回首,谁会问我一声,别来无恙。

 日月穿梭日升日落,人海茫茫人来人往。我是你的看客,谁又是你的风景?这世界,便纵有看客千人万人,疼你,只在那人心上。

 啊——呀——原来如此——谢了——

 

   (图片来自网络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9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